笔趣阁 > 雅拉冒险笔记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第一局是我赢了
潘尼斯的腿如同一根金属的棍棒,几乎灌注了全身的能量,重重砸向奈莉的左侧腰间。然而奈莉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潘尼斯的动作,这沉重的一次攻击,完全被奈莉无视了。不过,奈莉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并不意外,按照世界的规则,身为凡人的潘尼斯妄图攻击神灵的躯体,得到的结果只可能有两种,一种是附加的能量不足,甚至连被规则判定为攻击的资格都没有,根本无法产生任何效果,而另一种效果,就是规则判定为这是对神灵的攻击,之后攻击效果完全反馈到攻击者身上。除去这两种之外,不可能存在第三种结果了,想要攻击生效,除非实力强到可以打破雅拉大人制定的世界规则。
  
  很显然,潘尼斯当然做不到打破雅拉大人的规则,也不知是因为长时间的战斗让他忽略了作战对象是奈莉的神躯,以至于按照以凡人作为对手的习惯来设计战术,还是因为一切其他原因,总之他进行了一次不可能奏效,只可能伤到自己的攻击,不仅浪费了一次攻击时机,而且还漏出了很大的防守漏洞,所以奈莉的本能根本不会在他的攻击上浪费力气,左手已经收回到身侧,手掌紧绷,下一刻就会像尖刀一样刺出。
  
  “砰”,鞭腿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情况下,踢到奈莉的身体上,发出了沉闷的响声,理所当然的,奈莉没有受到影响,鞭腿甚至连让她身体晃动一下都没有做到。然而潘尼斯的嘴角却微微上翘,一副计划得逞的样子,看到他的表情,即使控制躯体的只是本能,奈莉的心也忍不住剧烈跳动了几下,没有理由的升起了些许担忧。
  
  下一刻发生的事,如果有外人看到的话,恐怕一定会被记录下来存放在史料里,因为这还是第一次,有人利用神性的规则反过来对付神灵。潘尼斯的鞭腿,携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,很轻易的通过了神性的判定,被视为对神灵的攻击。于是,神性的自我保护规则生效了,攻击被返还到了潘尼斯自己身上。但是,神性自我保护时返还的攻击,并不是简单地力量反弹,而是实际效果上的返还,简单地说,潘尼斯攻击到了奈莉身体的哪个部位,自己身体同样的部位,就会承受同样力量的攻击,于是,潘尼斯相当于一脚踢在了自己的腰上,力量之大让他的脊椎都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。
  
  然而这并非潘尼斯的目的,他没有自虐的嗜好,自然不会以此为目的,他真正的目的,其实是这一脚带来的效果。
  
  巨大的力量撞击在潘尼斯的左侧腰间,毫无抵抗动作的潘尼斯,被鞭腿蕴含的距离直接踢得原地飞起,如同被射出的晶能炮弹一样,以半神的视力都无法跟上的速度,顺着力量前进的方向直飞了出去,撞进了奈莉的怀里。
  
  按照常理来看,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,与奈莉相对站立,潘尼斯再怎么设计,也不可能让自己背后承受一个如此巨大的推力,帮助自己突破奈莉的安全警戒范围,仅仅贴到奈莉的身上,就算他有办法能做到,奈莉也不可能给他这么做的机会,但是在实战中,利用神性的自我保护能力,潘尼斯却成功做到了。原本和奈莉处于面对面的状态,但出腿时身体侧转,变成了右侧身体正对奈莉,此时左肋承受巨力,刚好让他径直冲进了奈莉的怀里,甚至连角度都没有偏斜。
  
  战斗持续到了现在,奈莉的战斗本能已经估算出潘尼斯的速度和力量所能达到的上限,对于潘尼斯速度的极限是什么,战斗本能早就做出了判断,即便潘尼斯的力量突然爆发,短时间内突破极限,也不会超出这个估算太多,所以她一直并不是很担心潘尼斯的行为,面无表情的一点一点挤压着潘尼斯的战斗空间。但是这一次,奈莉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,女骑士的瞳孔收缩,浑身的肌肉绷紧,独属于神灵的强大能量在体内澎湃,但是潘尼斯的速度快的实在出人意料,奈莉的手臂还没来得及刺出,潘尼斯已经突破了她的防御范围,撞进了她的怀里。
  
  “砰”,身体相撞,闷响再次响起,本能控制下的奈莉,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她的身体正在做出应对措施,但是比起潘尼斯飞撞过来的速度,她的应对举措相对来说实在太慢了,她知道,潘尼斯面前已经再没有其他阻碍,随时可以用狩猎之箭插进她的躯体。
  
  但是,狩猎之箭呢?奈莉的本能能够感觉到狩猎之箭依然还在潘尼斯的身上,但却找不到这个最大威胁的踪迹,不知道潘尼斯把它藏在了那里,可以确定的,就是绝对没有拿在潘尼斯手里。因为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潘尼斯的手里空无一物,在贴近了她之后,剩余的三肢并用,像章鱼的触手一样,用力箍住了她的身体和四肢,把她紧紧抱在怀里。
  
  奈莉的躯体极度僵硬,神格的本能当然无法理解潘尼斯这一举动的意义,更无法理解潘尼斯会把这么好的机会浪费掉,一时间,过度的惊讶让神格的本能忘记了做出反应,几秒的时间里呆呆的站在原地,给了潘尼斯更多的攻击时间和机会。
  
  然而,潘尼斯依然没有取出狩猎之箭,同样依然没有发动攻击,这一点也不意外,狩猎之箭又不可能真的生效,就算真的生效,潘尼斯也不可能舍得真用箭去刺伤奈莉,不发动攻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。所以,在奈莉呆立在原地的时候,潘尼斯只是紧紧地抱着奈莉,控制着她的动作,把脸贴在她的耳边,忍耐着身体传来的疼痛,带着几分得意的说道:“亲爱的,第一局是我赢了吧,你已经输了一次了哦,嘿嘿嘿嘿。”
  
  “砰”,奈莉的本能终于做出了反应,又一声闷响,浓郁的血雾伴随着肢体的碎块,以奈莉为圆心向四周飞溅,一时间,空间中弥漫着刺鼻的献血气息。
  
  (未完待续。)